一些可看可不看的瑣碎事情

哇!因為登入Pixnet的帳號去回應文章,才想到說我大概有一年沒更新啦!時間過得好快2010充滿變化的一年,就這樣飛逝了。這一年內我做了什麼呢?我去做人生大事-- 生小孩啊!所以雖然沒有去太多地方玩,沒有寫什麼遊記,但這一年真的是很充實很多歡笑淚水啊!


我的照片有固定大小,所以螢幕太小的時候會看不到整張。現在用全螢幕,解析度1024還會看不完整。不過我喜歡大一點的照片,所以不想妥協。
突然意識到這整個站都沒有地方在顯示我的名字,來澄清一下:我是Lizzie。
由於前一天在Lake McDonald Lodge聽公園管理員提到的一些景點,
我想到就心癢,顧不得Eddie同事的交代( 把好玩的留到他們到了再去 ),一出露營區我就說,右轉上山。
反正等他們到也是差不多傍晚的事情了,我們兩個先去悠哉地拍照也是好事,
這樣等他們到的時候,也不必每個景點都停下來等我們拍照。
向陽公路( Going-to-the-Sun Road) 沿著一條溪流開鑿,轉個彎開始爬山,
才開了十分鐘,就已經有截然不同的景觀,
似乎昨天圍繞著Lake MaDonald的是群山的向陽面,轉過彎就是積雪的山頭並列眼前。
沿途山壁上,也是接連不斷的從融化的春雪流下的小瀑布,
山路雖然沿著山壁開鑿,但是都細心地留下了溝渠,讓這些小瀑布溪流的雪水,也能從公路底下鑽過,
一路蜿蜿蜒蜒流進山腳的小溪,流進Lake McDonald,
再跟其他大大小小的河流相遇分歧,最後匯成西北地區的命脈哥倫比亞河,直通太平洋。
大概「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還」就是類似這個意思吧!



我們這麼靠近源頭,實在很難不去裝幾瓶喝,冰冰涼涼,甘醇的雪水,
比我們自己帶著的瓶裝水要消暑得多,好喝得讓我暫時忽略山羊有可能在溪水裡小便的問題。
一條公路二十分鐘就可以上山,我們走走停停拍照,花了一個多小時,
也慶幸Eddie的同事還沒有來跟我們會合,不然一群人要怎麼協調行程,也是一個麻煩。
在接近公路的最高點Logan Pass附近的觀景台旁,看到山羊一家三口,很興奮又拿起相機來拍,
雖然說腦子裡還記得黃石公園的教訓( 第一天看到Buffalo就興奮地衝上去狂照,第三天以後卻開始抱怨Buffalo太多,還擋路),
但是看到沒親眼看過的動物,對於我這個不喜歡逛動物園的人而言,手不聽使喚還是順著本能拿起相機來拍。
說到這,冰河國家公園是屬於黑熊跟棕熊的活動範圍,
兩種熊都各有幾百隻 (對這些熊沒有概念的人可以繼續看下去,有概念的就不用浪費時間了),
黑熊稍小,但是站起來還是可以有兩公尺高,一般來說如果你也裝牙舞爪裝做很凶惡比他更大隻的樣子,黑熊有可能會閃人。
棕熊呢,頸背有一叢突出的毛髮,所以叫Grizzly Bear,比黑熊大個一點五到兩倍,
手掌大概有我臉那麼大( 這也可以叫做巴掌大的小臉 ),所以給他賞一巴掌的話大概腦袋就飛了吧!
恐嚇挑釁等於是找死的行為,看到這兩種熊最好都悄悄地閃開,
畢竟都是野生動物,難以預料他們的反應,能避開還是避開的好。
根據進入公園時拿到的宣傳單,登山健行的遊客最好邊走邊出聲,大聲講話唱歌或著有規律地拍手,
熊不跟人親近,聽到人聲就會閃開。
言歸正傳,Logan Pass是這條公路的最高點,海拔2025公尺,環繞四周都是壯麗的山巔,
spectacular,但不見得好照,讓我們兩個一路感嘆應該買個超廣角鏡頭。
從山腳下看似遙不可及的山頭,現在就矗立眼前,
Eddie忍不住找了一個公園管理員問問這附近哪個山頭可以讓他去攻頂的,而我在心裡哀哀叫心想千萬不要啊,
結果公園管理員推薦了Mt. Oberlin,然後跟我們強調這不是hike,這叫climb,
還建議我們登記名字( 如果沒回來他們就會派人去找 ),要跟其他遊客一樣先從遊客中心後方的Hidden Lake Trail走一小段,
然後岔開來自己對著山頭走( 因為這個攻頂是沒有規劃健行步道的 )。
雖然已經是七月初,遊客中心後面這一整片草原地還是被雪覆蓋著,
大概有一半的時間我們都是在雪上走路,我的普通運動鞋底下已經磨得差不多了,雪又鬆,很容易滑倒,走得我戰戰兢兢。
走了一小段,為了滿足Eddie想攻頂的願望,我們轉往路旁的雪地改變路線,
沒想到走了五分鐘不到,因為雪地太鬆軟,我們兩個人各有一隻腳深深地陷在雪中,
顯然因為底下的雪在溶化流成小溪,我們不知道這一大段雪路是不是都這樣,
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又走回那個很多人走的登山步道,
改成走Hidden Lake Trail,讓我心裡偷偷地喘了一口氣。



Hidden Lake Trail過了雪地那一段,有些樹叢,
我們開始看見一家一家的山羊( 果然被我說中 ),這時候的興奮度已經大減,
隨便找了個好一點的角度拍幾張,就繼續往前走。
1.5英哩處是觀景台,往下可以看到Hidden Lake還有未溶化的冰,
因為山雨欲來,所以我們也沒往下繼續走到湖邊,就打道回遊客中心。
回去的路在雪地下坡,比來時更難走,我走到後來乾脆用滑的,
自己鬧得很高興,結果這樣胡搞的教訓是第二天我左膝蓋隱隱作痛。
回到車上把鞋子放在車頂晾乾,我們稍微吃了一點自己準備的三明治,有種午後登山客的悠閒。
當初我們計畫到冰河國家公園時,本來打算到向陽大道比較接近東邊路口的Rising Sun露營的,
因為那是全公園裡頭唯一有淋浴間的露營區。
但是打電話給公園詢問一些注意事項時,公園管理員告訴我們那個露營區並不是很好,建議我們去其他幾個,
又加上我們到達公園時,大部分露營區都已經沒剩下多少空位,
我們怕特地多開將近一小時去Rising Sun會造成兩頭空的局面,
所以就打算先在Avalanche住兩個晚上,有機會再搬家去Rising Sun。
因此當我們準備離開Logan Pass時,就打定主意繼續往St. Mary Lake的方向開( Rising Sun靠近湖的地方 ),
時間已經接近傍晚,我們沒有多走其他的健行步道,只有偶爾停下來拍拍照,
很快到了Rising Sun營區,比我們露營的營區要來得小,
但是廁所有燈,這種事情我們一直當作理所當然的,現在我卻忍不住去注意;
結論就是Eddie不太喜歡這個營區,因為樹不夠多不夠高,刮風下雨都擋不了,
我也同意,所以我們最後還是決定就在Avalanche紮營四個晚上。



匆匆忙忙趕回營區,Eddie的兩個同事已經到了有半個小時,
地上都濕答答的,顯然才下過傾盆大雨,我們決定在野餐桌的區域掛起防水布,
然後再到Avalanche旁的超短健行步道Trail of Cedars走了一圈。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步道是整個公園裡唯一的殘障者健行步道,所以整段都用木頭舖得漂亮又平坦。
晚餐後我們討論了一下第二天的計畫,Eddie的一個同事不斷強調人家跟他推薦Many Glacier非常美,一定要去,
他也找好了他中意的健行步道,所以暫定我們第二天的行程就是Many Glacier跟一個8英哩的健行。
我心裡暗暗叫苦,但沒辦法,幾個人裡面只有我一個女生,我只好乖乖跟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inece 的頭像
lainece

Above the Sky

laine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梦芳
  • 嘿嘿,熊的那段看得最仔细:-)
    好山好水好兴致,也需要好体力啊,旅游是个自讨苦吃的过程.
    BTW,那题目就是歌名,我还介绍了相关专辑,你们可以在网上下载.
  • Lizzie
  • 有囉~我已經去找到了,多謝多謝!很好聽呢!
    我沒有好體力,只好其他人用他們的好耐性等我慢慢走啦!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