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北京)
這樣說可能有點冒犯到每天上下班沒有彈性,早出晚歸辛苦工作的大家,但是日出這種東西,我們幾乎是只有在有時差的那些天才會看到,這次在北京也不例外。
看到裊裊的煙在破曉的晨靄中升起,高樓起重機的剪影也在漸白的天光中甦醒,心裡除了感動我竟然能那麼早起床看日出之外,
腦海裡也充滿了不解,那個煙囪到底是甚麼工廠在燒東西?這個疑惑,到現在還沒得到答案。



(公車站牌與背後的高樓,藍天)
不過去之前就已經聽過一些關於"北京沒有藍天"的警告,沒想到天公作美,我們剛到北京的那幾天都是一整片的藍天,而且是很明顯不用偏光鏡就可以看得出來有藍色的藍天。
從高處遠眺,在城市的上面還是有一層薄薄的淡黃色,西雅圖其實也有,所以我們在這裡就不挑剔了,這樣已經很不賴了。
我沒有歌功頌德的意思,因為在離開北京前幾天,我們也經歷了北京空氣污染最嚴重的日子,空氣中似有霧但又沒濕氣,看得見太陽但整天的亮度都像夕陽,我想這種景色在很多亞洲城市居住的人應該都不陌生。
得知那幾天的汙染指數之後,我很好奇台北的汙染指數如何?但台北沒有要舉辦奧運,台灣也沒有強力的經濟成長,所以紐約時報也不會來報導台北的汙染指數。



天安門廣場
很不巧地,由於我的行程緊湊,沒有挑選好日子才出門的權利,於是在登天安門跟參觀故宮那天,從城門上看天安門廣場,就是這番景象,連人民大會堂跟人民英雄紀念碑都看不清楚。
上方那個亮點是太陽,甚麼濾鏡都沒有掛,還能夠正對著陽光拍,我想太陽應該也覺得有點無力吧!
Eddie在那裡嘆可惜天氣不夠好,不能拍出紅牆黃瓦映著藍天的景象,但這晦暗的天氣倒是別有一番蒼涼風味,更適合把照片轉成黑白。



故宮,天氣冷加上空氣汙染,主建築物又在整修中,其實不是個參觀的好時機,但是遊客還是絡繹不絕。
除了晴天與汙染嚴重的陰天,我們此行也正好碰到北京入冬的第一場雪。
有很多人問我說北京天氣怎麼樣,是不是很冷。說真的,冷嗎,不見得有密西根冷,但是我在密西根不會在室外三十幾度的時候逛四五個小時的古蹟。
乾嗎,我的皮膚告訴我很乾,才幾天我就期待可以回台灣去滋潤一下,但奇怪的是我沒怎麼被靜電給電到(一般空氣乾燥的時候,靜電也會比較強)。



偏市郊地區空地上的雪景,其實跟西雅圖下雪的時候比起來,實在只有薄薄一層,據說北京氣候太乾,所以連雪量也不大(畢竟跟雨滴一樣,都是水做的)。



頤和園的落日,湖面上已經結了薄薄一層冰,這種天氣我們還是在戶外走了有五個小時,難怪我的咳嗽不會好了。



這一系列跟天氣有關的照片就在這張住宅高樓與燦爛的藍天作結。我想我最大的感想就是冬天並不是個遊北京的好時機,在戶外走動的時間多少會受到溫度的限制,而且天一黑就能很明顯地感到氣溫下降。如果可以的話,還是春秋兩季再拜訪北京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inece 的頭像
lainece

Above the Sky

laine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