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可看可不看的瑣碎事情

哇!因為登入Pixnet的帳號去回應文章,才想到說我大概有一年沒更新啦!時間過得好快2010充滿變化的一年,就這樣飛逝了。這一年內我做了什麼呢?我去做人生大事-- 生小孩啊!所以雖然沒有去太多地方玩,沒有寫什麼遊記,但這一年真的是很充實很多歡笑淚水啊!


我的照片有固定大小,所以螢幕太小的時候會看不到整張。現在用全螢幕,解析度1024還會看不完整。不過我喜歡大一點的照片,所以不想妥協。
突然意識到這整個站都沒有地方在顯示我的名字,來澄清一下:我是Lizzie。

(我在山上嘗試著不把手套拿掉也能用手機拍照,但一直按錯鍵,手套太大了)
這個冬天西雅圖真是多災多難,平時的雨不停,再加上風雪,
苦了整個地區每天通勤的上班族們,樂了我們這些只管上山滑雪爽的season pass holder。
是的,正如Eddie所說,冬天不去滑雪還能做什麼呢?
只能在家裡看著陰雨綿綿得winter blue啊!
既然我們最近幾周都沒怎麼出去拍照,也沒有出遠門,那我只好開始寫滑雪的遊記。
我們家到離西雅圖最近的滑雪場Summit at Snoqualmie開車不到一小時,
基於方便省錢的理由,我們十一月底就團購了季票,從十二月就開始往山上跑。
每次去的時候,多多少少都會邀一些朋友去,我猜想是這個滑雪場距離西雅圖較近的緣故,每次去的時候人都超多,也有不少亞洲人啊等等非白人的面孔。
說到這裡你們可能會想說,難道比較偏遠的山上就比較少亞洲人嗎,
答案是沒錯,的確比較少,而在這些亞洲面孔中,可能日本人比較多一些,
因為大家都知道在亞洲人之中,日本人還算是比較瘋snowboard的。
我們一起去的朋友之中,雖然都亞洲人,但是很多人都還不太會滑,所以去滑的時候都是先去上課。
在這裡我提醒一下各位初次滑雪的,不管怎樣還是上個課比較好。
不過說真的,Snoqualmie滑雪場的老師似乎不怎麼樣,上過課的人都感覺不太紮實也沒有受惠良多,
所以想要上課還是去我們以前學滑雪的Steven’s Pass可能比較妥當一點。
這個滑雪場主要分成三區:West/Central/Alpental,他們本來有第四區叫East的,但很小一塊,每次幾乎都是關閉的狀態。
大部分時候的人都集中在West跟Central,因為只有這兩區有提供成人初學者的課程,
所以我們通常都把一起去的朋友送到這兩區,然後我們自己就直奔Alpental。


(Chair 2纜車到山頂的地方)

Alpental是德文alpine valley的意思,有興趣的人可以查一下Wikipedia的Alpental這個字,

裡面還寫了一堆關於這片滑雪場的介紹,不想讀英文版的可以看我的介紹即可。

Alpental位在高速公路旁的某個山背,根據我們的觀察,這區照得到的太陽不多,也許就是如此所以雪況比其他幾個區都來得好吧。

除了小孩滑雪的課程跟一些特殊課程(比如說競速滑雪跟私人教練)之外,這區並沒有提供初學者的課,

初級的滑雪道也只有角落一條,其他都是中高級的滑雪道,所以來Alpental的往往都是自己有ski or snowboard,也有差不多中等的技巧,

初學者跟看熱鬧的人非常地少,相對之下也就比較不擁擠。

我想,形容這片山為隱藏的珠寶(Hidden Jewelry)並不為過,而且來此的人很多都是衝著Edelweiss(俗稱Chair 2的纜車)來的。

 

大多數時候在滑雪場我們都能感受到玩滑雪板的人越來越多,ski的人口越來越少,但是唯一的例外,就是在Chair 2上面。

我沒玩過滑雪板,很難講是不是真的如此,如果有雪板的高手,可以跟我糾正一下:

感覺起來滑雪板比較適合玩花樣跟特技動作,就速度跟在難度較高的坡上而言,似乎ski有比較大的發揮空間。

這個Chair 2上面只有black & double black(初學者的滑道稱為green,中階的是blue,高階的是black,double-black則是expert only),

還有一些在樹林間穿梭的路,有人會說,這些路必須要能夠用滑雪杖做跳躍轉彎才能夠順利滑雪去。

我在這方面的技巧還不太純熟,不過也還能夠從這些坡下去。

但是在第一次去之前,這個纜車前的牌子 ”Expert Only”,”No easy way down” 曾經讓我打退堂鼓很多次,

直到Eddie找了一個曾當過滑雪場巡邏員的人給他帶過一次路,下山之後不停給我保證說沒有我想像中那麼難,我才給他騙上山。

想當然耳第一回合是戰戰兢兢又摔倒很多次,但習慣之後,覺得其實自己也能應付,也許這說明我有進步吧!



(Chair 2以及山下的雲海)
Chair 2要先從山腳下搭Armstrong Express纜車上山,下車之後往前滑一小段就是等chair 2的地方。
上周末我們連著兩天都去滑雪,Chair 2不是一般的盛況空前,好多排隊的人,當然百分之八十是ski的人,
從排隊的人的對話間,我們大概琢磨出了一件事情:這座山還有所謂的backcountry!
東問西問之下,大致上關於backcountry是這麼回事:
這區只有在雪況好的時候會開放,一整片完全沒人踏過的雪,有超過五百英畝的大片山林,
必須要從Chair 2下去有個繩子隔開的區外面,有兩個小門會開放,必須要跟Chair 2的滑雪場巡邏員拿許可證才能去,
建議結伴同行並攜帶對講機,最好先讓滑雪場的巡邏員或其他有經驗的人帶路。
因為此區也是有雪崩危險的,還建議隨身帶著雪鏟。
我心想,這什麼建議啊,雪鏟,大概因為雪太多太鬆,一個不小心跌到哪裡,恐怕雪鏟是最有用的東西了。
聽完這個敘述,我當然是擔心啊,雖然大家說難度不高啦(不過話說回來,能夠上Chair 2然後輕鬆自如下山的人,都起碼有一定程度),但安全起見還是有人帶比較妥當。
Eddie可是興奮得很啊,好不容易又給他發現一塊還沒去過的地方,他現在滿腦子都是那片沒人踏過的雪了。
不過那天的山頭霧很大,視線不佳,我們去詢問關於許可證的事情時,他們說已經發光了,現在也沒有滑雪場巡邏員可以帶路,所以只好下次請早,
那我心裡則是偷偷鬆了一口氣。
回來談一談關於Chair 2的其他滑雪道,主要分成纜車下那部分,還有山後的upper international滑雪道。
大部分滑雪道都是black & double-black 混合在一起的,所以難度都很類似,
不擅長轉彎的人大概真的要兩手發汗一步一步下山(這我親身經歷啊)。
我不喜歡滑纜車下的滑雪道,原因很簡單,如果跌倒那是纜車上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雖然大家會好心地問說are you ok?
但丟臉就是丟臉,所以我還是比較喜歡去沒有人看得到的地方滑。
另外Chair 2雖然是我坐過最搖晃的纜車,上山的風景也是我見過最棒的,放眼望去可以看到Snoqualmie其他區的滑雪場,還有高速公路跟湖,
更多時候是一片雲海跟大霧籠罩地面的美景,山頭的另一個方向則可以看到開車三小時遠的Mt. Baker。
上周末在upper international的雪況很好,一堆一堆好像太白粉一樣,但是一個不小心也很容易被雪絆倒,
我如果一路衝下去,通常兩三分鐘內就會感到兩腿一股酸意。
這邊還有一區是從樹林間往山下走的,穿梭的速度會特意放慢,因為要控制減速跟停下來的緣故,有時候反而更耗力氣,往往停下來的時候就會想喘氣。
不過在樹林之間,都沒甚麼人,往往只有我們兩個,還可以停下來拔斷山壁上的冰柱照相,
而且每次走的時候都好像在過不一樣的路,變化較多,可以滑很多次都不膩。



(Eddie站在冰柱前講手機)
我發現介紹我們滑的部分實在很難講,因為這個東西我想只能親自體驗才知道吧(當然這是我詞窮的好藉口)。
總之Chair 2的滑雪道可能因為都沒有機器去整理也不方便搭設照明的燈,所以下午三點以後就關閉。
Alpental其他的部分雖然也有許多好玩的地方,但是因為難度跟變化沒有那麼大,所以很多人過了下午三點就開始打道回府。
也正因為如此,傍晚之後的Alpental沒有那麼多人,更適合中等程度的人跟初學者來練習。
滑雪已經變成我們冬天週末最佳的活動,仔細想想其實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美國很多其他地方的滑雪場都沒有那麼多的雪,歐洲更是有很多滑雪場要靠人造雪來開門,
我們卻拜這個亂七八糟的天氣所賜,成了目前最適合滑雪的地方之一,只能說我們的季票真是買得太值得了。
再講下去不知道怎麼結尾了,只好又開始用總之。
那,總之滑雪是個很有趣的活動,如果不怕跌倒的話,但一切都還是安全第一,
還有,不放膽子去練習的話,是很難學好的,差不多就降子,希望有機會能多去其他的山上看看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inece 的頭像
lainece

Above the Sky

laine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ichelle
  • 滑雪的確要不怕跌倒,越跌技術越好,我在Whistle的跌倒經驗讓我一輩子都忘不掉,哈哈!
  • 哪大人
  • 真線幕_
  • 梦芳
  • 能滑雪好爽啊!
    目前还没有尝试过,上海有市内的,但总是没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