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可看可不看的瑣碎事情

哇!因為登入Pixnet的帳號去回應文章,才想到說我大概有一年沒更新啦!時間過得好快2010充滿變化的一年,就這樣飛逝了。這一年內我做了什麼呢?我去做人生大事-- 生小孩啊!所以雖然沒有去太多地方玩,沒有寫什麼遊記,但這一年真的是很充實很多歡笑淚水啊!


我的照片有固定大小,所以螢幕太小的時候會看不到整張。現在用全螢幕,解析度1024還會看不完整。不過我喜歡大一點的照片,所以不想妥協。
突然意識到這整個站都沒有地方在顯示我的名字,來澄清一下:我是Lizzie。

(路易斯安那州北部鄉間的景色)
在我拜訪德州的四次經驗之中,這是第二次感冒。
原因似乎有點複雜,之前西雅圖流行感冒的時候我都好好地撐過來了,去德州才幾天就馬上不支。
嚴格來講應該不能說是在德州感冒的,因為我下飛機的第一天就到路易斯安那州的北部去待了一個週末。
雖然說被照顧得好好的,有吃有喝又睡在舒服乾淨的旅館裡,但我就是對南方的天氣與棉被厚度無法取得一個平衡。
回來談談路易斯安那州北部,雖然我們去的地方也算是個大城市了,但對我來說卻有倒退十年的感覺。
連鎖商店通通都有,但是車子沒那麼多,房子也不太擠,如果不看看時鐘,更有一種時光放慢腳步的錯覺。
我們去參觀一個棉花莊園,開在鄉間馬路上,左右兩旁是已經挖好準備播種的棉花田或花生田,有點乾的紅土鋪滿著,
幾戶人家破舊的小屋沿著窄窄的河,或著被光禿禿的Pecan樹包圍,光是用看的就能感受到這鄉下地方的貧瘠。
這天是星期日,我們沿途經過幾個小教堂,都是純黑人的教堂,可以看到人們把車子停在稍嫌簡陋的教堂前的泥土地上。
這一帶的黑人與白人大概是一半一半的比例,亞洲人大概只有在屈指可數的幾家中國餐館可以看到,而白人去的教堂也理所當然全都是白人;
不同種族之間的大家,似乎過著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來的生活。
我覺得有點諷刺,同樣是信仰著神的人們,說著聖經裡的教誨要愛我們的鄰居,
但是這堅實沉重的歷史之牆,雖然低到能讓鄰居們互相見面,卻還無法讓他們擁抱彼此。



(Melrose Plantation莊園內的小屋,忘了是給僕人住的還是甚麼)



(Yucca House是後來才被買進這個莊園範圍內的,歷史最久,十八世紀末的木屋)
我們去參觀的是Melrose Plantation,屬於Cane River National Heritage Area(我翻"甘蔗河國家古蹟區"),
聽起來很酷但是其實也就是幾棟老舊房子在鄉野之間,附近的住家環境看起來也是荒涼又窮困的感覺。
Melrose Plantation經歷過兩家主人,一開始的時候是一位曾經出生在黑奴家庭的女子,
她跟她的法國主人生了好幾個孩子,後來主人結婚後就放她自由然後還給了她一些錢,然後她就帶著孩子在這裡建立了一個農莊,逐漸地富裕起來(然後換她來養奴隸,哈)。
這種八點檔的情節聽起來有點戲劇化。
這個莊園後來賣給另一個家族,他們蓋起了了比較豪華的主屋,
這個家族的女主人受過高等教育(似乎在十九世紀末與二十世紀初是非常不尋常的事情),喜歡跟一些文人來往,
結果連帶他們家的黑人廚子也學起繪畫來。
這位黑人廚子小姐的作品據說平實地記錄了當年這些農莊的日常生活與大小事件,變成了有價值的藝術品,現在有些博物館還有收藏她的作品。
莊園裡有很多她的原始作品,有些就畫在木板牆上,很有一種純樸感。



(木屋內的凳子,想想以前不知道哪些人坐過)



(Melrose Plantation莊園內的主屋,還蠻像樣的,裡面不算奢華)



(主屋內的書房)
參觀的時候我沒怎麼認真聽解說,忙著照照片,結果回家一看,照片也拍得不怎樣,
想寫一下關於這個莊園的事情又不太記得,只好上網找。
如果讓我來評分這個地方的可看性,大概十分之中連五分都不到吧,
但是因為無其他地方可去而去了這裡,反而讓我對南方蓄養黑奴的歷史有比較真實的感受,可以讓我替這個地方加一點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inece 的頭像
lainece

Above the Sky

laine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梦芳
  • 我喜欢看你们的照片!
    我出去就是瞎拍,留个影儿就知足了,没多少艺术性.
    最近又忙起来了,港澳游记已经完成,准备好好歇一阵子呢.
  • Roye
  • http://www.my3q.com/home2/113/kellyfirst5/34933.phtml

    這是一份國科會研究問卷,主要目的在瞭解您使用旅遊電子商務網站的體驗與感受。

    請幫幫忙填寫一下

    我們將從完整填答的問卷中電腦隨機抽取160位致贈7-11一百元禮卷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