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可看可不看的瑣碎事情

哇!因為登入Pixnet的帳號去回應文章,才想到說我大概有一年沒更新啦!時間過得好快2010充滿變化的一年,就這樣飛逝了。這一年內我做了什麼呢?我去做人生大事-- 生小孩啊!所以雖然沒有去太多地方玩,沒有寫什麼遊記,但這一年真的是很充實很多歡笑淚水啊!


我的照片有固定大小,所以螢幕太小的時候會看不到整張。現在用全螢幕,解析度1024還會看不完整。不過我喜歡大一點的照片,所以不想妥協。
突然意識到這整個站都沒有地方在顯示我的名字,來澄清一下:我是Lizzie。

(San Juan島的鄉間風光)
在Friday Harbor的鄉間小路上,很有一種遺世獨立的味道,三不五時見到的房舍,有些是當地人的農莊,有些是從美洲大陸過來的季節性住戶所購置的度假屋。
在路上騎著單車和摩托車的,則是周末來訪的遊客;
不管是哪種人,無庸置疑地,初夏的舒適天氣讓島上的人口大增。
戴著太陽眼鏡踩著緩慢的步調,讓整個島都散發著濃濃的渡假氣息。



(美國營區附近的海邊,English Cove)
第二天我們睡飽在鳥鳴聲中自然醒,輕鬆地吃過早餐,就前往昨天在渡輪上遇到的老夫妻跟我們推薦的American Camp去看鷹。
San Juan島上有兩處同屬於一個單位管理的國家歷史公園,一區是American Camp,另一區是English Camp。
1818年時,現在的加拿大卑詩省跟美國的華盛頓州,奧勒岡州,愛達荷州,以及部分的蒙大拿與懷俄明,都屬於奧勒岡郡的範圍,
在共同占領地的條約下,美籍與英籍的移民都可以自由遷入。
直到1846年,移民越來越多,美英雙方又重新簽屬了一份條約,把兩方各擁有的土地劃分得稍微清楚,
但是夾在英屬溫哥華島與美屬華盛頓州之間的San Juan的主權卻沒有明確畫分。
依照美國人的領土劃分,San Juan島是屬於美國領土,華盛頓州Whatcom郡,但英國人認為這是非法的劃分。
1859年6月15日,終於爆發了所謂的Pig War。
一名美國農民在不堪英國人的豬屢次到他花園搗亂,一怒之下殺了豬,
英國政府威脅要逮捕這個美國農民,美國人於是團結卯起來對抗;
事情越鬧越大,兩國政府都派出了軍隊駐紮到島上去,於是就形成了這個小島上有美國軍營跟英國軍營的對立狀態。
終於到了1871年在德國人的介入調停下,兩方簽屬了新的條約,San Juan島從此屬於美國的領地了。



(美國營區,洗衣婦的小屋)
現在兩個營地都沒剩下太多東西,只有幾棟小屋見證歷史。
美國營地的遊客中心外,有棵樹上搭著超過十年歷史的白頭鷹巢,到現在遊客還能望見不時探頭出來的小鷹。
這天風非常大,其實不能算是到海邊走走的好日子,但是既來之則安之,
一路走著草叢間的小路到海邊,經過幾棟廢棄的美國營區木屋,在風大的日子裡特別有一種被世界遺忘的荒涼感。
在海邊我們遇上幾個健行客,被告知在同一區的另外一塊海邊South Beach坡地上有很多兔子窩,依照食物鏈規則,狐狸也會出現。
一聽狐狸(抱歉,我不太喜歡兔子),眼睛都亮起來了,我們馬上趕往South Beach。
South Beach荒荒涼涼,遊客幾人,哪裡來甚麼兔子狐狸的影子,我們心想該不會是聽錯了吧,只好悻悻然地離開。
事後我們在英國營區跟一位攝影師聊天時,他也有提到South Beach的兔子與狐狸,我們才恍然大悟是去錯時間了,我們日正當中去的,當然不管甚麼動物都已經躲起來了。
但不管如何,還是先寫在這裡,以後想拜訪San Juan島的人都可以做個參考。



(South Beach附近的草原地)
離開美國營地,我們前往島上第二大港(其實也就只有兩個港)Roche Harbor。
跟Friday Harbor相比,Roche Harbor小得多了,感覺更像是純粹給人當做度假屋或著停泊港的地區,
三間小餐廳,一個1886年建的旅館Hotel de Haro,再加上一間小小的雜貨店,就這樣了。
山坡地上有不少私人的渡假屋,港口裡也停滿了從鄰近各地來的遊艇(遊艇的尾端都會寫說是哪個城市哪個州來的,邊逛邊看也是很有意思,偶爾還會看到從我們鄰近城市來的)。
這個小小的港沒太多商店,卻有很多的渡假氣息;
我們就在雜貨店裡買了一盒Hagan-Daz,坐在港口的椅子上欣賞來往的遊人與船隻。
從Roche Harbor往English Camp英國營區的路上,經過Westcott灣,此處有一個稍有名氣的生蠔養殖場,供應華盛頓州很多高級餐廳的生蠔。
我不太喜歡吃生蠔,但是在路上看到說可以自己採新鮮的生蠔,還是忍不住想去湊湊熱鬧。
轉個彎進去養殖場,只有一位太太在,告知我們當天的新鮮生蠔已經賣光了,只剩下mussel。
我們於是跟這位太太聊了起來,才知道他們的貝類都是好幾天採收一次,一個月裡頭也可能只有一兩次會開放給遊客自己去採生蠔,
至於日期就很不一定了,要看潮汐跟生蠔的生長情況來決定,有興趣的話還是得打電話去查詢。
在聊天的時候,賣生蠔的太太看到Eddie穿著MSU的帽T,告訴我們她也曾經在MSU(密西根州立大學)就讀,
就衝著校友的熱情,我跟Eddie決定買啦,當場提了三磅左右的mussel回家。
由於我們還要露營一晚,所以這些mussel我們是小心翼翼地放在冷藏箱的冰塊上面,還要注意幾個小時打開來讓一些新鮮空氣進去;
我們照料的不錯,第二天晚上回家料理,只有死掉幾個而已,其他的吃起來都非常新鮮,腥味也不太重。
後來我們有跑去costco買阿拉斯加的mussel,那個味道就重得多了,我吃沒幾口就受不了。



(在盤旋著,準備掠食的白頭鷹)
剛從生蠔養殖場出來,就看到路邊停了兩三台車,大家下了車不知道在看甚麼。
根據我們的經驗,像這種情況一定要停下來湊熱鬧的,不過不用問,停下來我們就知道為何大家都站在路邊不動了。
原來路邊有一區草地似乎有動物屍體,所以幾隻烏鴉聚來過來,更重要的是,大概有三四隻國寶級的白頭鷹也在盤旋著。
我們很少看到這麼多隻白頭鷹,還有兩隻金鷹,這次真是大開眼界,好像在看現場的Discovery頻道。
觀察了一下,我大約看懂了,這幾隻鷹正在上演抓食物的戲碼,根據旁邊有比較熟悉老鷹生態的路人告訴我們,像這種情況也有可能會是老鷹在訓練小鷹怎麼抓食物。
就像電視上書上講的一樣,幾隻老鷹不斷地盤旋在四周,慢慢越飛越低越靠近,
然後接二連三地展開攻擊,俯衝,掠奪,然後又回到樹上。
可憐的Eddie因為忙著捕捉鏡頭(但其實也沒捕捉好,因為實在太遠了,背後又是樹林),沒有像我把整個過程看得那麼完整。
但不管如何,這是我們第一次見識到真正的野生老鷹獵食,實在是很帥啊!
補充一下,據稱在美國私人擁有老鷹羽毛是非法的,除非你可以證明是在哪裡購得或人家轉送,不然的話就是一根多少錢這樣罰。
老鷹本身是保育類動物,私人擁有的羽毛不能證明是撿到的,所以就會被直接當做是殺了老鷹拿到的,罰款當然就少不了。
這是告訴我們如果有羽毛的話,一定要愛惜,哈,千萬不可以拿出去到處炫耀。



(陰雨中,又幾抹陽光穿透雲稍,孤單的英國營區)
Westcott Bay往南就是英國營區,還有個頗受歡迎的小山步道叫做Young Hill,據聞能看見不錯的景,
很可惜的是我們到此地時,正好下起雨來,所以也就只有在英國營區稍事停留拍照一下,就前往San Juan島南端的州立公園Lime Kiln Point。
本來我們只想稍微走一圈,但是走到海邊之後,深深地被浪花與燈塔吸引了,此時正好雲開霧散,夕陽露臉時刻,
因為之前的陰雨,這個落日顯得更色彩繽紛燦爛,我們就在海邊餓著肚子待了兩三小時等所謂的黃金時刻來拍照。



(Lime Kiln燈塔與大海)
我們的等待沒有白費,這個夕陽是少見的美景,捕捉了半個多小時,意猶未竟地打算離開時,
一些遊客開始在觀景台上等待Orca也就是所謂的Killer Whale殺人鯨的出現。
San Juan群島是殺人鯨的重要棲息地之一,每年有很多的觀光客都是衝著他們的名聲來此,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去搭乘賞鯨船,
導遊會把大家帶到殺人鯨出沒的海域,很多家賞鯨行程都是打著"保證一定看得到"的名號。
我們這次沒有打算參加(可能是因為已經在聖地牙哥的海洋世界看過很多了哈哈),
但是既然這個州立公園也是在岸上賞鯨的好地點,我們也就跟其他遊客一起等了一段時間。
有幾名遊客在前方另一邊的海域看到幾隻殺人鯨往州立公園的海邊游來,所以就打算在這邊守株待兔,
我們等了半個小時,天色已經暗下來,估計就算出現也很難看清楚了,
所以最後就決定放棄回去我們的露營地,算是結束一天開車趴趴走的行程。



(夕陽)



(夕陽與燈塔枯枝營造出的剪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inece 的頭像
lainece

Above the Sky

laine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佩姬
  • 好漂亮的景色喔!
    特別是那洗衣婦的小屋
    看起來好像畫家筆下的鄉村風情呢
  • hawk_eagle
  • 好幸福的人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