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可看可不看的瑣碎事情

哇!因為登入Pixnet的帳號去回應文章,才想到說我大概有一年沒更新啦!時間過得好快2010充滿變化的一年,就這樣飛逝了。這一年內我做了什麼呢?我去做人生大事-- 生小孩啊!所以雖然沒有去太多地方玩,沒有寫什麼遊記,但這一年真的是很充實很多歡笑淚水啊!


我的照片有固定大小,所以螢幕太小的時候會看不到整張。現在用全螢幕,解析度1024還會看不完整。不過我喜歡大一點的照片,所以不想妥協。
突然意識到這整個站都沒有地方在顯示我的名字,來澄清一下:我是Lizzie。


(我在Shi Shi Beach放風箏,早晨)
自從前幾個月前開始朝九晚五的工作之後,時間不像以前接接玩票案子那麼有彈性,每天在公司盯著Photoshop看的結果就是回家之後連平常做為work station的電腦都懶得開了。

上個月又接連發生不少事情,還臨時回了台灣一趟。

連著幾個周末都在外奔波,上周末好不容易在家裡悠閒地待著煮了一堆好料犒賞自己,看著廚房的用具,有種"久違了"的感慨。人不就是這樣嗎,忙的時候想偷閒,偷閒多了想找事忙。就像往年的夏天一樣,我們總是用滿滿的行程來抓緊西雅圖短短的藍天,但是修圖時間大減,我接下來還有接案,估計短時間內也沒辦法寫太多東西了,只能貼一張圖是一張吧!

很可惜的是這次還是只有Shi Shi Beach的照片來湊湊版面,請多包涵囉!



為了能夠backpacking(背包登山客),我們把之前開車去露營的裝備幾乎都束之高閣,另外花大錢添購了整套從背包到濾水器都較為輕便的背包露營專用設備。
所有的設備裡面這次帶的最得Eddie心的,就是這個MSR(Mountain Safety Research名字聽起來就很酷)的white gas火爐。
這個其實也不是最輕最貴的,但是拍起來就是靈巧可愛。



日落的海邊,面對著太平洋,海水是從阿拉斯加流下來的,冷得很,讓海邊的天氣硬是比內陸冷上幾度,也比較容易出現陰天,或著霧氣瀰漫的景色,即使在夏天,也頗有荒涼野景的蕭條感。



沙灘上露營,正在收集生營火用的漂流木。一般國家公園都禁止撿木頭的,但是露營地附近撿枯木就沒問題了。
紮營在沙灘上要注意有強風,所以我們搭在一棵很大的漂流木後,稍微擋住風勢;沙灘地比較平滑,只要把地面用木棍掃過一次,就差不多平整了,睡起來也很舒服。
只可惜我們太高估海邊的溫度了,帶了很暖的羽毛被,睡得我滿身汗,第二天早上整個頭痛。



準備生火用的枯木。露營活動裡面我最愛的一項就是生火了,聞著樹木被燃燒出的香味,就覺得一個晚上不洗澡,帶著營火的香味入眠也很幸福啊!
哈!不過大概不是每個女生都會這樣覺得吧!



生火中,背後是這片蜿蜒海岸的繼續延伸,入夜之後遠遠可以看到兩三個火光,大概距離起碼三到五英哩之外的海灘上,也有跟我們一樣走路到此處來露營的同好。
Eddie說聽著海濤聲入眠沒有他想像中那麼吵,我想也許是因為大自然的緣故吧,人在很久很久以前應該都是這樣聽著海浪聲,溪流聲,蟲鳴鳥叫,望著星空入眠的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inece 的頭像
lainece

Above the Sky

laine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秋謙
  • 恭喜ㄋㄟ~~^^